「数位艺术」盗版无从打击?谈谈 NFT 引发的「侵

内容概述

  • NFT 已经引起新的侵权问题,这会让艺术家们感到沮丧;
  • 从更广阔的角度来看,虽然问题存在,但由于 NFT 给艺术家们带来了新的收入来源,因此目前仍未得到重视。

如果说要挑一个 2021 年关键词,那么「NFT」十之八九会入选。

NFT,即非同质化代币,是一种不可複制的虚拟资产,无法被分割,也不用担心被盗。由于区块链是一种去中心化、可公开查看且防篡改的分类帐,因此你拥有的虚拟商品可验证稀缺性,这些虚拟商品可以是部分或全部数位艺术,也可以是流行文化中的某个经典时刻。

儘管许多人对 NFT 热潮及其背后技术仍然感到有些困惑和不解,但没人否认一件事:NFT 真的有利可图!最近几週,买家投入巨资购买 NFT 作品,比如:音乐家和视觉艺术家 Grimes 一系列 NFT 收藏品以超过 600 万美元的价格被售出;着名加密艺术家 Beeple 的 NFT 作品《Everydays: The First 5000 Days》在佳士得更是以 6934 万美元的「天价」被 NFT 基金 Metapurse Metakovan 创始人买走。

然而,随着「炒作」一点点兴起,NFT 热潮也引发了数位资产本义和网路版权的争论,一些人认为,NFT 可以缓解创作者和技术平台之间长期以来的紧张关係;但也有一些人觉得,NFT 已经引发新型盗版和侵权形式。

人们到底在买什么?

NFT 不是一个新概念,自 2017 年开始就已经出现在加密市场中,当时一家名为 Dapper Labs 的公司推出了一款名为「谜恋猫」CryptoKitties 的独特数位猫咪卡通去中心化应用,结果迅速引发市场狂热,一些谜恋猫 NFT 甚至能以几万美元的价格售出。虽然市场之后沉寂了一段时间,但当我们进入 2021 年后,NFT 捲土重来,而且商品範畴也得到进一步扩大,不再局限于当年那些可爱的小猫咪了。

如今,NFT 範围几乎可以覆盖所有数位文件内容,比如:

  • 美国摇滚乐队 Kings of Leon 与加密货币初创公司 Yellowheart 最近合作推出「NFT Yourself」系列,庆祝其新专辑《When You See Yourself》的发行。据悉,Kings of Leon 是第一支以 NFT 形式发行专辑的乐队,最终在 NFT 交易平台 Opensea 进行的新专辑 NFT 拍卖拍得 766.4 枚 ETH,约合 140 万美元。目前该系列中最贵的 NFT 是「Golden Ticket: Bandit #2 Wave」,售价 89 枚 ETH。
  • 英国最具标誌性的街头艺术家 Banksy 将一副价值 7 万英镑的艺术品《Morons》(白痴)在纽约布鲁克林一处秘密地点销毁,销毁过程向全球观众直播,之后他将这幅作品製成了 NFT,因为他认为数位化艺术形式将是行业未来。这幅价值 7 万英镑的作品内涵旨在嘲笑收藏家购买昂贵艺术家。新《Morons》将在 SuperFarm 市场上变成 NFT,而且很快就会启动拍卖,中标者将获得识别作品的独特数位代码和真实性证明,本次拍卖交易所得的一部分资金将会捐献给慈善机构。
  • 还有 Twitter 创始人杰克·多西(Jack Dorsey),他的首条推文 NFT 竞标价格超过 200 万美元。特斯拉创始人 Elon Musk 也宣布将把一首关于 NFT 的歌曲製作成 NFT 出售,加密艺术家 Beeple 很快回应称愿意出 6900 万美元高价购买。

然后在火爆的「外表」之下,加密社区也对 NFT 产生了一个质疑:人们究竟在买什么?毕竟,只要能够连接网路并对软体知识有基本了解,任何人都可以轻鬆複製这些 NFT「工艺品」(合法或非法)。如果你可以直接打印杰克·多西的推文,或是在自己的网站上嵌入这条推文,为什么还要花钱「拥有」这条推文呢?

NFT 支持者们可能会告诉你,他们购买的「艺术品」虽然看起来(或听起来)与网路上的副本完全相同,但他们拥有的版本带有唯一所有权证书(可以将其视为序列号或原创者签名),这个证书「刻在」区块链上,以创建防篡改交易记录并向全世界展示这个作品的所有者是谁。对于 NFT 笃信者们来说,这意味着他们至少拥有了一副作品的「唯一性」,NFT 所有者也声称他们的数位艺术是「真实的」。过去,画家签名的一幅原画可能价值数百万美元,但现在,这幅画在数位世界里可能会被拆分成「数万片」,然后粘贴在大学生的宿舍里。

但是,这些 NFT 所有者可能会惊讶地发现——他们「拥有」的东西其实非常有限。

法学院教授喜欢告诉学生一件事:财产就像一捆柴棍,捆绑中的每根棍子都代表做某事的权利,例如你有权出售财产、收穫财产或销毁财产,等等。版权也是一种财产,现实中的确如此,而且版权中包含了更多「棍子」,比如,广播音视频、图像销售的权利,这比许多人意识到的要多。

在体育比赛和音乐表演方面,律师们正在竭尽全力确保其客户——体育、影视歌明星将大部分所有权归他们自己所有。对于粉丝来说,购买 NFT 只是获得了许可,这个许可让粉丝们在展示或转移相关作品时几乎不会受到法律问题的影响,但也有例外,比如,NBA 发行的 NFT——被称为「高光时刻」(Moments),购买者并不能修改这些「高光时刻」视频,也不能用 NBA 联盟认为令人讨厌或令人反感的方式来展示。

NFT 在内容方面所做的某些限制,已经超出了实体卡所带来的限制。同样以 NBA 的 NFT 为例,在与之相对的实体球星卡上,收藏者可以随意调整卡片内容,比如在球员脸上画个鬍鬚,或是贴上一些有趣的图片,而 NFT 无法做到这些。当然,实体球星卡也有一些限制,各大体育联盟都会保护知识产权,因此你不能把球星卡上的图片印在 T 恤上首卖,这些权利肯定比 NFT 所附带的要更广泛。

NFT 是一种新的艺术形式,但也带来了新的盗版形式

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狄金森分校知识产权学者 Tonya Evans 最近也研究了区块链和 NFT,还撰写了一本分析「2018 年 CryptoKitties 现象」的论文,她认为 NFT 为创作者提供了一种重要的全新途径,使他们能够与粉丝建立联繫并从中赚钱。

Tonya Evans 发现,许多黑人艺术家在 NFT 热潮中走在前列,这些潮流艺术家们会使用诸如新社交媒体音频应用程序 Clubhouse 之类的渠道来推销和出售他们的作品,由于 NFT 技术提供了一种在网路上不会被「无限複製」的方法,艺术家们因此可以轻鬆证明某个数位作品是独一无二的。她进一步解释说:

你可以为工作的完整性进行编码,高科技已经开始「威胁」音乐产业,任何人都可以完美复制原创音乐,现在 NFT 也许是解决这一问题的最佳技术。

Tonya Evans 认为,NFT 技术的确为创作者提供了新的机遇,我们已经看到 Grimes 和 Beeple 等艺术家通过 NFT 将作品卖出了高价,但同时其他「不太知名」的艺术家也能利用 NFT 赚钱,他们正在使用 Nifty Gateway 和 OpenSea 之类的平台来销售限量版运动鞋和潮鞋盒。从这个意义上来说,NFT 代币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新货币」!

但是,NFT 可以有效避免盗版吗?答案不尽然。

就像网路上其他有利可图的东西一样,NFT 热潮也吸引了一些「坏家伙」,他们希望拿别人的作品获利。举个例子,最近有个艺术家,她用「Weird Undead」的名义发布了多个数位画作,但很快这位艺术家发现有人偷了自己的作品并製作为 NFT 出售。

上週,Weird Undead 向 OpenSea(目前最大的 NFT 交易市场)提交了一系列法律通知,她的粉丝也向 OpenSea 提交了法律通知,需要该平台能够阻止相关 NFT 交易,用 Weird Undead 的话说,这是一次「疯狂而毫无意义的版权侵权」。据悉,Weird Undead 的模仿者一直使用「Tokenized Tweets」ID 在出售其作品。

不仅如此,一些加密行业大咖的推文也被人利用并製作 NFT 拍卖,其中就包括 CoinShares 的 Meltem Demirors 和 Coin Center 的 Neeraj Agrawal:

事实上,发行未授权 NFT,只是围绕 NFT 盗版问题的冰山一角。还有一个更严重的潜在问题,即:竞争性区块链服务的出现,每个区块链都能保证他们提供的 NFT 是唯一权威记录。这种情况类似于在一个小镇里,有两个竞争服务机构来注册土地契约,或者两个拍卖行各自声称拥有艺术品的合法所有权。对于新兴 NFT 行业而言,该问题可能是一个无法迴避的显示问题,市场必须有一个最终定论,即:到底谁能证明给定代币的独特性。

到目前为止,市场上一些规模较大的 NFT 交易平台已经开始合作,他们基本上都同意将「一个代币」(a token)识别为具有唯一性,即使该代币从一个论坛传递到另一个论坛,从一个平台转移到另一个平台,其唯一性也不会受到影响。但这并没有阻止 Binance 区块链用户在网络上託管「流氓 Token」,他们直接模仿了现有以太坊上的 NFT 作品,比如「Binance Punks」模仿了「Crypto Punks」,「Bashmasks」模仿了「Hashmasks」,连作品名称都十分相似。

儘管商标法和版权法提供了一些补救措施,但由于区块链的本质是无国界且去中心化的,因此艺术家很难找到盗版人或侵权者并起诉他们,这可以解释为什么 Binance 网络上最近的一些行为令人不安,加密社区只能通过一些非法律措施来表达他们的不满,比如在 Twitter 等社交媒体上披露这种不道德的行为。

对于那些以艺术工作为生的创作者来说,NFT 版权问题的确令人感到头疼。但是,儘管 NFT 可能会造成不少麻烦,不少人依然乐观地认为,相比于这些问题,艺术家在这种全新收入形式下获得的报酬还是很有吸引力的,而这可能会重塑我们对版权和互联网的看法。

如何在 NFT 版权问题中寻求突破?

从上世纪 90 年代中期开始,消费者开始大规模使用互联网,然而即便是在互联网红利期,对于艺术家、作家和其他内容创作者来说也是喜忧参半。一方面,互联网提供了一个规模巨大的新平台,可以快速吸引粉丝并找到新的受众群体;另一方面,互联网上也出现了大量盗版者,複製并出售艺术家作品。与此同时,诸如 Amazon 和 Spotify 这样的大型科技平台在出售数位作品时已经享受了虚拟垄断特权,导致艺术家们最终拿到的分成寥寥无几。

在过去的 20 年时间里,围绕互联网版权政策问题已经引发过多次争论,在娱乐行业尤为明显和激烈。有部分人指责技术爱好者支持盗版、抢劫艺术家,也有部分人(主要是反对者)认为互联网行业应该游说国会修改版权法,因为版权法过于严厉并且容易被滥用——卡多佐法学院区块链专家 Aaron Wright 相信,NFT 的兴起有助于终结这场辩论。

Aaron Wright 解释说:

我认为网路长期以来一直为媒体提供大量分发服务,但是还没有一种能很好地起作用的货币化方案,NFT 有助于弥补这一缺陷。

Aaron Wright 特别指出, NFT 为艺术家提供了一种出售稀缺且独特数位版本作品的方式,这种稀缺性意味着他们不仅可以享受新的收入来源,而且可以在转售 NFT 时获得额外收入,而随着 Nifty Gateway 这样的 NFT 交易平台涌现,为更多人接触 NFT 提供了便利。Aaron Wright 进一步表示,从更广泛的角度来看,艺术家拥有自主销售 NFT 的能力之后,可能会消除一些积压在版权问题中的长久怨恨——过去,线上发行商业模式是向忠实粉丝销售尽可能多的副本,这样才能以更少的商品换取更多利润,但现在,NFT 可以直接让创作者获利。

当然,Aaron Wright 并非唯一看到「创作者经济範式」已经发生改变的人,《连线》杂誌创始主编凯文·凯利(Kevin Kelly)在 2008 年曾撰写过一篇经典文章《1000 个忠实粉丝》(1000 True Fans),其中预测互联网将改变创意活动经济性,这篇文章最近几週在风险投资家和技术观察家圈子里疯传。凯文·凯利的终极愿景是让互联网成为终极「红娘」(matchmaker),并在 21 世纪推动每个人实现互惠互利。创作者——无论利基市场规模有多大——都可以更轻鬆地找到自己的真正粉丝,这些粉丝愿意通过真金白银来展示他们的热情。如果你是手工艺人、摄影师、音乐家、设计师、作家、动画师、应用程序製作者、创业家或发明家,并不需要「百万级客户」,你只需要 1000 个忠实粉丝即可。虽然《1000 个忠实粉丝》是十年前的,但随着 NFT 的到来,凯文·凯利的预言似乎正在成为现实。

科技博主 Will Oremus 认为,越来越多互联网用户已经厌倦了像 Facebook 这样的大型平台,这些平台利用算法向用户推送内容,输出「情感」,因此许多用户开始逐渐转移到较小的论坛,例如 SubStack 或 Clubhouse,这些平台可以建立更亲密的社区联繫。如果 Will Oremus 是正确的,那么这些「小社区」将会为创作者们带来新的机会,让他们能在互联网(包括 NFT)中更轻鬆地赚钱。

当然,上面的分析都表达了对 NFT 前景乐观,但其实也有人对 NFT 表示怀疑,其中就包括莱特币创始人李启威(Charlie Lee),他在 Twitter 上给 NFT 泼了一盘冷水:

李启威认为,艺术品的真正价值并没有转移到 NFT 里,如果每个人都可以在自己家墙上完美复制《蒙娜丽莎》,意味着大多数人其实并不在乎是否需要拥有一个所谓的「真实性证书」。比如传统球星卡与 NBA TopShot 之间最大的区别在于,就算球星卡製造商和 NBA 联盟都破产倒闭了,但实体卡仍然可以保留自身价值。举个例子,如果球星卡公司 Fleer 倒闭,但他们在 1986 年发行的 Fleer Michael Jordan 乔丹新秀卡价值丝毫不会受到影响,今天仍然可以卖出超过 50 万美元的价格。

李启威在 Twitter 上展示了上面这幅画,他觉得这幅画十分形象,因为它反映了真实情况,世界上每个人都可以花 1 美元下载一首歌曲,然后享受美好的音乐,但一首歌的 NFT 又有什么价值呢?

2021 年已过去近四分之一,NFT 似乎每天都在给我们带来惊喜。除了佳士得之外,知名拍卖平台苏富比也开始关注 NFT 领域发展,该拍卖行首席执行官 Charles Stewart 3 月 17 日宣布将在下个月拍卖知名艺术家 PAK 的 NFT 作品——这至少表明,现在仍有不少人认可 NFT 有价值,而且愿意为之付出很多钱。


(以上内容获合作伙伴 火星财经 授权节录及转载,原文链接   |  作者: 星球日报 | 撰文:Jeff John Roberts  | 翻译:Moni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意见,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所有内容及观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应自行决策与交易,对投资者交易形成的直接间接损失作者及本站将不承担任何责任。

Previous Post没有了
Next Post曾批比特币无内在价值!霍华马克斯「认错」: